当前位置:郑州守信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教育《给孩子人生的先修班》 :关于英语老师,我的坚持(上)
《给孩子人生的先修班》 :关于英语老师,我的坚持(上)
2022-09-21

英语,对于很多孩子来说都是比较新颖的东西。在孩子刚接触英语的时候,英语老师便是引导孩子爱上英语最大的指引者。如何让孩子从学英语中学到坚持的良好品质呢?我们一起看看这本《关于英语老师,我的坚持》的上集吧。

英语,对于很多孩子来说都是比较新颖的东西。在孩子刚接触英语的时候,英语老师便是引导孩子爱上英语最大的指引者。如何让孩子从学英语中学到坚持的良好品质呢?我们一起看看《关于英语老师,我的坚持》的上集吧。

英语老师所最该导引孩子的,

即是点燃孩子那幼小心灵,

对英语世界的好奇与探索力!

那个引爆点一旦被炸开,

孩子胸壑之中一股汩汩的学习热力,

便会逐渐走向那富涵趣味的英语生活。

我曾经在南台湾一个偏远的小镇,看见一个光着大脚丫的美籍白人,在一个全校师生总数不及五十位的迷你国小教室里,热情洋溢地教导当地孩子说生活英语。当时他非常热切地以孩子极感兴趣的棒球为主题,点出“team”这个单词的意义。班上孩子听得笑呵呵的,是我看过最和谐的英语教学现场了。

那时我心里很羡慕地想,这位十年来,每天骑着小台摩托车穿梭在南台湾小镇的国民小学、为偏远乡间孩子上英语课的老师,真是条件再适合不过的儿童英语老师了。他身上还留着美国家乡的血,但长久的浸淫,使他又如此娴熟热爱台湾本地的风土,这里的阳光、沙滩、食物教他迟迟还不想回美国的家,东西文化在他的眼神和话语里,形成的是交融的冲击,而非消极的冲撞。

然而这样经公单位检核过的外籍师资,毕竟是可遇不可求的,那是政府为拉低城乡差距,所特别给予的预算以聘请外籍老师协助乡间的英语教学。我们身处繁华的大城市,孩子拥有非常丰沛的外语学习环境,坊间四处补习班林立,外籍师资随处可见,小学里经过考核的英语老师,其素质亦有相当的水平。

反而是这样,我更要小心地在如此众多的私人机构聘请名单里,抉择孩子的英语老师了。商人追求利润毕竟是天职,我不能将全然的信任,都交给班主任的舌灿莲花或招生海报上。

Milla和Nana都是从七岁入小一的那个暑假开始修习英语的,因为希望孩子们能够和英语老师建立一个长久而稳定的关系,并且透过持续的认识,来累积身教的能量。所以我很是花了心思在老师各方面条件的选择上。

一、并不是说会说英语的白种人,就是最好的条件。一如街边的大叔大婶纵使操着流利的中文,若没有经过专业的教育训练和儿童心理学,也不能开课传授中文是一样的意思。因此我完全没有外籍或肤色的迷思。

二、既然是英语教师,拥有相当的学历背景是最基本的。就像去公司面试或报到需要缴交学历证明,我也会请求老师出示海内外有效的最高学历毕业证书,或是教学证照等等。一个真正合格的老师,不该拒绝我这实事求是的请求。

三、鉴于老师授课的对象,是我这台湾土生土长的孩子们,老师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获得孩子们的认同?我认为能够渗透深入本地文化的英语老师,方可以与孩子们在课堂上引起共鸣。

一个熟悉卤肉饭、米汉堡、弯弯和几米的英语老师,他和孩子对话的亲切与掌握度,较之一个纯粹的外来者,绝对是更容易与学生建立联系的。所以,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英语老师,对于西方与台湾,他最好拥有深度的连接。一个初来乍到的外籍人士,还在摸索这个东方小岛国的生活,他是否适应、喜欢这里?他是否能待得久?这谁都没把握。面对如此条件的老师,我是比较犹豫的。

由上可见我对孩子英语老师的选择,是如何地慎重其事了。然这不过是初步的外在条件筛选而已,美语老师的人品和谈吐气质,我还会透过接下来的面对面访谈,确认这位老师的文化素质是否深厚有底,一关一关过,再做最后的定夺。

我承认我在勾勒心目中最想要的英语老师时,可说是“非常严格”!但这绝不是吹毛求疵,一位优秀的语言老师,对孩子的影响力不只是在教ABC和文法架构而已,他还肩负着异国文化的交流与传承,此责任岂不重大?

英语老师每周得和孩子见两次面,每次见面至少两个钟头,这缘分一延续就是好几年,如此绵密的师生相处,是非常潜移默化的。英语老师表面上教的是ABC,在我认为,他教的其实是东西文化的融合。此事既然关乎文化,就不宜等闲视之呢。

记得安东尼·圣修伯里(Antoine de Saint-Exupery)曾写过:“如果你想建造一艘船,不要召唤人员去搜集木材、分配工作及下指令。相反的。你应该给予他们对广阔大海的向往。”

多么漂亮的一句话!一旦对大海心向往之,水手怎么会不热切造船、期待那一朝的扬帆出海呢?

这正是教育的本质,英语老师所最该导引孩子的,即是点燃孩子那幼小心灵对英语世界的好奇与探索力!那个引爆点一旦被炸开,孩子胸壑之中一股汩汩的学习热力,便会逐渐走向那富含趣味的英语生活。到那时,孩子与英语学习的关系,想挡都挡不了。

而谁来帮我一起带领Milla和Nana,向往那一片英语的海洋呢?